首页 > 外交部发言人谈话
2018年12月20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例行记者会

2018-12-20

  问:据报道,19日,德国联邦内阁批准行政法规修订案,将非欧盟企业收购德国防、高技术、重要基础设施相关企业时启动国家安全调查的收购股份门槛调至10%。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中方注意到有关报道,并将密切关注德方外资审查制度变化及其影响。中方认为,在投资领域进行必要的安全审查可以理解,但不应成为推行保护主义的工具,形成新的隐形壁垒,更不应采取明显的带有针对性的歧视性做法。我们也注意到,德国经济界对政府进一步收紧外资审查制度已经有不少担忧的声音,认为此举可能损害德国作为投资地和开放市场的形象。

  面对当前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加剧的复杂形势,尤其在当前世界经济不确定性不稳定性上升的情况下,中国和德国作为世界主要经济体,都有责任共同维护自由贸易和多边主义,通过扩大双向开放为两国高水平互利合作和维护开放型世界经济注入正能量,避免对外释放影响投资环境和市场信心的消极信号。

  问:美国已宣布从叙利亚全部撤军。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一段时间以来,在国际社会的共同努力下,恐怖极端组织在叙利亚遭到沉重打击。当前,叙利亚问题处于新的关键阶段,政治解决势头上升。中方一贯主张尊重叙利亚的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叙利亚的未来应由叙利亚人民自主决定。在当前形势下,我们希望有关各方共同努力,为尽快启动“叙人主导、叙人所有”的包容性的政治进程创造条件,推动叙利亚问题早日得到妥善解决。这符合国际社会各方的共同利益。

  问:据《纽约时报》报道,巴基斯坦建议在中巴经济走廊下设立经济特区,你能否证实并提供更多细节?

  答:你说的情况我不清楚,需要了解一下。

  问:据报道,一位名叫Sarah Mciver加拿大英语教师近日在中国被拘押,你能否确认?她被拘押的具体原因是什么?被拘押在哪里?

  答:昨天有记者问及又一名加拿大公民被拘的问题,会后我们进行了了解。的确,近日一名在中国的加拿大公民,因非法就业被中国地方公安机关处以行政处罚,具体情况请向相关公安部门了解。我能告诉你的是,中加之间保持着畅通的领事沟通,中方将为加方正常履行领事职务提供必要协助。

  问: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劳教制度在新疆再教育营里再次恢复,已成为最紧迫的人权危机之一。中国必须认识到其他国家不会袖手旁观。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我注意到,昨天《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就此分别发表了一篇报道。我最新看到的就是你提到的《华盛顿邮报》的这篇报道。相关报道完全是对事实的严重歪曲和恶毒攻击,完全背离新闻职业道德。难怪美国领导人也对美国自己的媒体提出批评。

  首先,我想说的是,中国已经废除了劳教制度。新疆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和美国媒体报道的所谓强制劳动完全是性质不同的两码事。

  正如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10月接受媒体采访时所介绍,新疆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将学习技能作为实现就业的重要途径。根据当地社会需求和就业条件,设置服装鞋帽加工、食品加工、电子产品组装、排版印刷、美容美发、电子商务等技能培训课程,对其中有意愿有条件的学员进行多技能培训,确保学员结业后能够熟练掌握1-2门职业技能。同时,当地政府还积极联系成衣制造、手机组装、民族特色餐饮等相关企业,将课程学习与实训操作紧密衔接,并按照一定的模式向学员发放劳动报酬,形成“既学习又实践还增收”的良好机制。

  据我了解,目前仅在南疆就有22个深度贫困县,163万深度贫困人口。2018年,新疆脱贫衡量标准是每户年人均可支配收入3300元左右,也就是说月均还不到400元。教培中心学员在自愿选择的基础上,通过职业技能培训和就业基本能够实现“一人就业,全家脱贫”,由此开辟他们更广阔的人生前景。

  如果这也算是“强制劳动”甚至“人权危机”的话,我很想请《华盛顿邮报》或美国的其他媒体去问问那些苦苦挣扎在贫困失业边缘的美国少数族裔群体,他们怎么看这个问题?他们认为这样的职业培训到底是“危”还是“机”?我还很想问问那些不择手段妖魔化中方反恐、去极端化和脱贫努力的美国媒体,面对你们自己国内约4500万贫困人口和严重的种族歧视问题,你们都做了些什么?

  我想奉劝美国个别媒体和一些人,不要再让无知和愚昧蒙蔽了双眼,不要再让傲慢和偏见扼杀了理智。

  问:关于那名被拘押的加拿大人,有报道说她将很快返回加拿大,这是否属实?

  答:这我不清楚,你要去向相关公安部门了解。我已经说了,她是由于非法就业问题被公安机关处以行政处罚。

  问:这名被处以行政处罚的加拿大人和此前被中国国家安全部门拘留的两名加拿大人性质是一样的吗?

  答:前两个加拿大公民是由于涉嫌从事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活动被中国安全部门采取强制措施,刚刚提到的这个人是因非法就业被公安机关处以行政处罚。

  问:你说我们可以向相关部门询问。我们知道,负责处理前两名加拿大人的部门是北京市国家安全局和辽宁省丹东市国家安全局。关于这起案件,我们是否还应该向安全部门了解?还是向中国公安部或其他政府部门询问?

  答:我刚才说了,负责处理前两名加拿大公民问题的是安全部门,负责处理这名加拿大公民问题的是公安机关。

  问:据报道,澳大利亚学者Kevin Carrico他在香港受到《文汇报》员工跟踪,他指控这是中国政府对他进行恐吓,以阻止其他人同他交谈,并暗示香港拒绝他下次入境。你对此有何评论?

  答:你不觉得这个逻辑很荒谬吗?你提到的这名澳大利亚学者,他自称在香港被一家香港媒体跟踪,并认为这是中国政府对他的恐吓。这个情况我一点不了解,但我觉得他的这种逻辑是非常荒谬的,也是不成立的。

  问:关于刚才提到的这名加拿大人的问题,我的理解是,不是因为她签证过期,而是因为从事了与工作签证不符的工作对吗?

  答:你的问题非常具体。如果需要了解细节的话,可以向相关公安部门询问。我能告诉你的是,她因非法就业被公安机关处以行政处罚。

  问:美国政府签署了“2018年对等进入西藏法案,这或许将限制一些中国官员进入美国。你对此有何评论?

  答:我们对美方执意签署美国会通过的所谓“2018年对等进入西藏法案”表示坚决反对。正如中方多次指出,该法案严重违反国际关系基本准则,粗暴干涉中国内政,向“藏独”分裂势力发出严重错误信号,对中美交流与合作具有严重危害性。

  必须强调,西藏事务纯属中国内政,不容任何外国势力干涉。中国西藏和其他四省藏区对各国人士是开放的。2015年以来,仅美国访藏人员就将近4万人次。同时考虑到当地特殊的地理和气候条件等因素,中国政府依法依规对外国人入藏采取一定管理措施,完全必要,无可厚非。美方有关法案对中方的指责罔顾事实、充满偏见,我们对此绝不接受。如果美方将该法付诸实施,必将给两国关系及双方重要领域交流合作造成严重损害。中方必将采取有力措施坚决维护自身利益。

  中国对外开放的大门只会越开越大,西藏也会越来越开放。中方欢迎更多外国人士到中国西藏地区访问、旅游、经商,这一政策不会改变,但前提是必须遵守中国法律和相关规定,履行必要手续。

  我们敦促美方充分认清涉藏问题的高度敏感性,停止利用涉藏问题干涉中国内政,不得将该法付诸实施,否则由此产生的后果只能由美方负完全责任。

推荐给朋友
  打印本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