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动态
外交部发言人:涉疆谎言如同沙丘上的城堡,是迟早要破产的

2021-02-25

  在2月23日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就个别国家编织的涉疆谎言回答记者提问。

  记者:英国外交大臣拉布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6届会议高级别会议上谴责中国人权纪录,呼吁中方允许联合国不受限制地紧急赴疆调查。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汪文斌:我们多次介绍过,所谓涉疆“强迫劳动”、“强制绝育”等都是反华势力炮制的谣言谎言和虚假信息,没有事实依据,如同沙丘上的城堡,是迟早要破产的。

  涉疆问题是中国内政,刚才我在回答加拿大记者提问时作了详尽介绍。我们敦促英方尊重事实,停止发表错误言论,停止干涉中国的内政。

  这里我还想指出一点,一段时间以来,在涉疆问题上,我们听到、看到一些人士编造了太多的谎言来抹黑攻击中国。前不久我曾向大家介绍过,一个叫早木热·达吾提的维吾尔族女子在BBC上谎称自己被强制绝育的有关事实真相(出示照片)。今天我想再举一个编造涉疆谎言的例子:

  (出示照片)这个人叫图尔逊娜依·孜尧登。2月初,她在接受BBC采访时声称在新疆教培中心存在对妇女的“系统性性侵”行为,制造了一个耸人听闻的假消息。但事实真相是,这个人和早木热·达吾提一样,不过是被一些势力利用来抹黑、攻击中国的“演员”。她在BBC的节目中说,在教培中心警察将她打倒在地,踢她的肚子,她几乎要昏厥了(“The police knocked me on the floor and kicked me in the abdomen.I almost passed out”)。但一年之前,图尔逊娜依接受美国Buzzfeed网站采访时,又是怎么说的呢?她说,“我没有受到毒打和虐待”(“I wasn't beaten or abused”)。美国媒体曾报道指出,在抵达美国之前,图尔逊娜依曾经多次接受外国媒体和机构的采访。在这些采访当中,她一次都没有提到新疆教培中心存在“性侵”的行为,更没有说过她是“性侵”的受害者。但蹊跷的是,图尔逊娜依抵达美国几个月后,在受到一些势力的“培训”之后就改变了说法。图尔逊娜依前不久还接受了CNN的采访。在采访中,她说在新疆被植入了宫内节育器,但实际上她本人不具备生育能力。这一点,她的亲属、家人都知道,她也从来没有在新疆做过节育手术。

  图尔逊娜依编织谎言的技巧并不高明,普通人都不难识破。但令人遗憾的是,有的媒体,包括像BBC这样的知名国际媒体,却对这样的假新闻如获至宝,不加核实查证就予以播出,实际上成为传播涉疆谎言的工具。BBC还把没有查证的原因归结于中国对记者的“严格限制”,这纯属猪八戒抡家伙——倒打一耙。事实清清楚楚地摆在那里,BBC作为一个“百年老店”,为什么不去查证呢?非不能也,乃不为也。

  一段时期以来,我们看到BBC在涉疆、涉华问题上散布了太多的谎言谣言。我只有两只手(出示照片),但是BBC散布的这些谎言是两只手也数不过来的。我们希望各界有识之士都能够抵制编织谎言、抹黑攻击别国的行为,不要被谎言所蒙蔽,更不要沦为像BBC这样传播、散布谎言的平台。

  记者:过去几年中方多次派工作组调查包括雇佣童工、食品安全等中国公众关心的问题。那么,除了你刚才提到的个案,在关于新疆存在“系统性性侵”问题上,中方是否也派了工作组来进行调查?

  汪文斌:我并没有听说过你提到的派工作组调查的情况。我可以告诉你的是,在涉疆问题上,包括在其他一些涉及中国内政的问题上,有很多针对中国的污蔑抹黑之辞。实际上,真相往往都不难被厘清。我们希望各界有识之士,特别是媒体朋友们能够尽到媒体应尽的责任,核实事实真相,不要偏听偏信,更不要成为散布和传播谎言、谣言的工具。

       记者:你刚才提到的维吾尔族女子在境外讲述了自己的经历,但在中国境内却没有机会发表同样的言论。你认为新疆维吾尔族女性是否可以自由地、不受惩罚地公开自己的经历?如果有女性在教培中心遇到问题,是否有足够渠道让她们在国内可以报告这些问题?

  汪文斌:新疆妇女当然可以毫无担心地来讲述她们的经历、她们的情况、她们的所思所感。如果你参加过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在外交部召开的4场新闻发布会,你就会发现,也有在教培中心接受过培训的女学员在会上介绍情况。

  我刚才介绍的情况,有一点你可能没有准确理解。图尔逊娜依2019年9月就从新疆出境。在抵达美国之前,她曾经多次接受外国媒体、外国机构的采访,在这些采访中她没有一次提到她本人在新疆的教培中心里被“性侵”。有关她遭到“性侵”的说法是她到了美国后,在接受了一些势力的“培训”之后突然发生的转变。相信这些情况有助于大家更清楚地了解,这些涉疆的谎言是怎么产生的,背后又有什么样的目的、什么样的背景。

  记者:关于你刚才对涉疆问题的回应,如果我理解没错的话,你反驳的主要理由是那位妇女曾经多次接受过外国媒体的采访,但当时没有提到被“性侵”。但是人们一般认为性侵受害者对外公开自身经历有时需要比较长的时间,因为她本身可能也会有各种各样的顾虑。

  汪文斌:我想大家通过我刚才的介绍应该能够理解,图尔逊娜依在不止一个问题上说的话与事实不符。事实证明,她在不止一个问题上撒了谎、造了谣。对于这样一个人,当她指控中国的教培中心里存在着对妇女的“系统性性侵”的时候,我们能相信吗?为什么BBC不加查证核实就播出了呢?其中的原因难道不令人深思吗?

  对于在涉疆问题上一再出现的针对中国的污蔑抹黑之辞,希望大家都能予以抵制,能够客观冷静地进行分析和鉴别,而不是被谎言、谣言所蒙蔽,更不要成为传播和散布谎言的工具。

  记者:你刚才说,不了解是否派了工作组以调查新疆“系统性侵犯人权”问题。既然如此,中国政府是怎样得出在新疆不存在“系统性性侵”的结论的?近期外交部曾说,加拿大15万名原住民儿童被送进了寄宿学校。那么,自2017年以来,有多少新疆人被送进中方称为教培中心的地方?

  汪文斌:首先我要告诉你的是,中方包括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已经对所谓新疆教培中心里存在“系统性性侵”的谎言作出了澄清和驳斥。我刚才也介绍了有关人士编织谎言的真相。

  作为公正、客观的媒体,在中方已经进行了澄清、介绍了事实真相之后,他们至少应该要做到一点:不偏听偏信,更不要成为涉疆谎言、谣言散布、传播的工具和平台。这是新闻职业道德的起码要求。

  至于你提到的新疆教培中心的学员问题,我可以告诉你,新疆教培中心的学员早已结业,现在大都过上了正常的生活,融入了社会。

  (来源:外交部官网)

推荐给朋友
  打印本稿